水滴筹创始人就地推扫楼致歉 医生:平台应核实费用

中信娱乐2 2019年12月06日 14:24:11 阅读:141 评论:0

(原标题:水滴筹创始人就地推“扫楼”致歉����� !医生称平台应联系医院核实费用)�� �。

水滴筹被指医院派地推“扫楼”引导患者发起筹款一事持续发酵��� �。继平台两次发布说明��,12月5日晚��,创始人在发出公开信��,就受到大量质疑的绩效考核标准与公司商业模式作出回应��� �。 有专家向南都记者表示��,互联网个人求助平台与医疗机构间应打通核实渠道确认患者实际所需费用��� �。市场监管����、民政����、网信部门当合力消除互联网个人求助平台的监管盲区��� �。 11月30日��,水滴筹被曝派地推人员在多地医院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模板化撰写求助人故事��,对其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 �。而水滴公司依靠形成的场景和流量来销售保险��� �。 11月30日下午��,水滴筹官方微博回应称��,已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排查��,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 �。12月2日��,水滴筹回应南都记者称��,初步调查显示线下人员违反服务规范的现象确实存在��,平台决定调整绩效管理方式��� �。而媒体的跟进报道则指出��,官方称线下团队全面暂停服务后��,医院病房里仍有人员派发该平台卡片��� �。 12月5日晚��,水滴创始人兼CEO沈鹏发布微博称��,“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落款他本人的公开信则写道��,目前存在把水滴筹理解成慈善公益组织这一“误解”��� �。公司处于亏损状态��,正在寻找合适的盈利点支持发展��� �。 公开信:对项目真实性强调不够��,线下人员将实行考核上岗 媒体报道指出��,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 �。沈鹏12月5日发布的公开信称��,平台目前有数百名线下筹款的服务人员��,初步调查显示��,他们违反服务规范现象确有不同程度存在��� �。公司已查明相关报道涉及的违规工作人员��,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者都将承担责任��� �。平台将继续公布排查进展��� �。 针对受到大量质疑的绩效考核标准��,沈鹏在公开信中表示��,对项目真实性和服务质量的强调和宣导不够��,导致线下在实际管理和执行过程出现了严重偏差��� �。但给线下服务团队的“提成”并非来自用户筹款��� �。 公开信显示��,平台已围绕价值观及高压线����、服务审核规范����、服务绩效升级����、招聘选拔等方面进行了第一轮培训��,正在进行第二轮培训��,相关人员需要考试合格后方可上岗��� �。 沈鹏表示��,线下服务工作管理有一定的复杂性��,改进需要时间��,愿接受大众的监督��,参与并推动网络个人求助模式的行业自律机制��� �。 创始人:公司并非慈善公益组织��,正在寻找合适盈利点 沈鹏发布微博称“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的同时��,在公开信中表示��,水滴筹本质上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工具��,目前存在把它理解成慈善公益组织这一“误解”��� �。沈鹏认为��,当前社会线下求助的效率较低��,线下资金的不可追溯性让善款难以被追踪��,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得以解决��� �。 此前媒体报道则指出��,求助者提现后��,该平台鼓励而不强制其公示款项使用情况��� �。 针对有关水滴公司商业模式的争议��,沈鹏表示��,公司目前处于亏损状态��,但并不向筹款人收取任何服务费����、筹款佣金等��,正在寻找合适的盈利点支持整个公司的发展��� �。 水滴公司的业务包括水滴保险商城����、水滴互助����、水滴筹等��� �。公开信显示��,在2016年7月启动水滴筹业务不久��,团队发现借助该业务能够普及进行保险保障的价值和必要性��,将产品推荐匹配给消费者��,让公司可持续发展��� �。 专家:平台应联系医疗机构确认实际费用 监管部门当合力消除盲区 水滴筹创始人表示��,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初衷是为了帮助不太会在互联网上发起筹款的因病致贫的患者��� �。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副系主任姚泽麟向南都记者表示��,水滴筹����、轻松筹一类个人求助平台的确让筹款信息的传播成本降到很低��,一定程度上有益于解决患者的医疗经费问题��� �。求助门槛降低的同时��,资源滥用的情况却没那么容易解决��� �。 姚泽麟表示��,甄别哪些患者真正需要帮助��,需要多少帮助��,要想做到精准��,成本巨大��� �。对求助人的需求进行评估需要专业化的人员配备��,目前有公益机构采用在各地区配备核查员的方式进行核验��,但此举无疑会耗费大量人力��� �。因此更需要政府和社会力量去监督与协调��� �。 四川省人民医院儿科慈善办主任周晨燕向南都记者指出��,审核机制缺失的问题不仅限于一家个人求助平台��,平台与医疗机构间的核实渠道应该打通��,确认求助人所填需求不实后的修改机制也有待完善��� �。她表示��,目前熟悉病人情况的医护人员偶然发现患者将疾病填错����、或者把费用填高��,去联系相关平台时��,往往发现只有发起人能修改求助信息��� �。 周晨燕建议��,平台可根据发起人提供的医疗机构信息与医院联系��,核实患者疾病类型与真正所需费用��� �。更为理想的状态是��,将筹募所得款项汇入医疗机构账号而非私人账户��,治疗后多余款项全额退回��� �。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向南都记者表示��,相关报道中出现的一批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未遵守网络公益伦理的推广人员暴露出了平台的管理漏洞��,在追求市场份额的过程中“重发展��,轻规范��,重快捷��,轻安全��,重创新��,轻诚信”��� �。 刘俊海表示��,对于平台存在的问题��,要用好行政指导的方式��,相关民政部门����、公安机关����、市场监管部门以及网信部门应该合力消除监管盲区��� �。“市场会失灵��,监管不应失灵��� �。” #writer摄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